临储大豆拍卖能否持续“受宠”

2008年,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我国开始对大豆实行临时收储政策,其初衷是为了保障东北地区大豆种植户收益,稳定大豆种植面积和价格。从2008/2009年度至2013/2014年度,6年间我国累计收购临储大豆2090.7万吨。自2014年开始启动的大豆目标价格政策,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市场活性。

2010/2011年度:临储政策执行时间2010年11月1日至2011年4月30日,收购区域东北三省一区,敞开收购,收购价格1.90元/斤,实际收购数量307.5万吨。

我国临储大豆收购政策始于2008年,止于2014年。

2012/2013年度:临储政策执行时间2012年11月16日至2013年4月30日,收购区域东北三省一区,敞开收购,收购价格2.30元/斤,实际收购数量81.06万吨。

2010~2014年,国家持续拍卖临储大豆,从成交情况看,2010年全部流拍,2011年仅成交1.61万吨,2012年成交372.21万吨,2013年成交242.94万吨,2014年成交239.3万吨,2015年停止拍卖,临储大豆2010~2015年的累计拍卖量856.06万吨,占总收购量的40.9%。

2014年,国家启动在东北和内蒙古大豆、新疆棉花目标价格补贴试点,大豆目标价格为2.40元/斤;2015年大豆目标价格维持2.40元/斤不变;2016年我国将继续在东北三省和内蒙古自治区开展大豆目标价格改革试点,目标价格水平仍为2.40元/斤。大豆目标价格政策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市场活性。

临储大豆政策,直接带动国产大豆价格年年攀高,有效支撑了国产大豆的整体价格水平,也保护了东北种粮农户利益,但企业采购国产大豆的积极性严重下降,价格较低的进口大豆进一步冲击了国内市场,甚至混入到食品加工领域。

临储拍卖利于平抑市场价格

投放数量增加显示抛储迫切

2008/2009年度:临储政策执行时间2008年11月至2009年6月,收购区域东北三省一区,收购价格1.85元/斤,收购量725万吨。

2016年,在调结构的大背景下,国内大豆种植面积有了一定幅度的提高,新季大豆产量也将有所增加,在新豆上市之前如何降库存显得尤为重要。

对于供应偏紧和价格处在上涨阶段的国内大豆市场来说,国储大豆抛售有利于平抑市场价格。上周五,国家粮食局粮食交易协调中心及联网的各省国家粮食交易中心计划竞价销售国储大豆30.12万吨左右,库存分布点集中在内蒙古、黑龙江、辽宁、河南等地,库存大豆的产期为2010、2012年。99.74%的成交率,证明了虽然存放时间较长,内在质量不如新产大豆,但国内市场对国产的非转基因大豆需求强劲。

6年间,我国累计收购临储大豆2090.7万吨。

2011/2012年度:临储政策执行时间2011年11月23日至2012年4月30日,收购区域东北三省一区,敞开收购,收购价格2.00元/斤,实际收购数量368.02万吨。

2013/2014年度:临储政策执行时间2013年11月15日至2014年4月30日,收购区域东北三省一区,敞开收购,收购价格2.30元/斤,实际收购数量333.27万吨。

2009/2010年度:临储政策执行时间2009年12月1日至2010年4月30日,收购区域东北三省一区,敞开收购,收购价格1.87元/斤,实际收购量276.3万吨。

2010、2012年生产的临储大豆升贴水费用为150~180元/吨,加上出库费、运输费等成本,临储大豆成本价在成交价的基础上,起码要增加220~250元/吨。目前市场上我国2015年产大豆磅秤收购价集中在3860~3920元/吨,仅从上周拍卖的最高成交价3840元/吨、最低成交价3000元/吨、成交均价3356.83元/吨分析,部分成交价较低的大豆具有价格优势,但经过筛选之后的成本如何还有待市场鉴定,这也将影响后期参与者的热情。

由此可见,国家要赶在新季大豆集中上市之前,对较早年份收购的临储大豆投放市场的迫切性,但开局火爆的大豆临储拍卖能持续受宠吗?由于品质的原因,临储拍卖的大豆不能用于交割,只能经过筛选用于食品加工和大豆压榨。这令计划参与拍卖、用于期现套保的期货公司望而却步。

据了解,国储大豆2016年的总竞价销售量为300万~400万吨,笔者推算销售期大概需要2.5个月左右。国家粮食局粮食交易协调中心最新公告显示,7月22日拍卖国家临时存储大豆57.93万吨,2012年产:内蒙古15.13万吨、辽宁12.93万吨、黑龙江21.94万吨、河南7.93万吨,高于之前市场预计的30万吨。

从临储收购到目标价格政策

相关文章